香港国安法震慑效应初显 反中乱港分子阵脚大乱-新华网

香港国安法震慑效应初显 反中乱港分子阵脚大乱-新华网
新华社香港7月7日电?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保护国家安全法》日前正式颁布施行,掀开了“一国两制”新篇章,震撼效应也开始闪现。反中乱港分子阵脚大乱,有的声称“淡出政坛”,有的高调“割席”企图“自证洁白”,还有的悄然外逃以躲避法令追责。  淡出政坛 高调割席  在香港国安法经过前夕,“叛国乱港四人帮”之一的陈方安生宣告“退出政坛”。她发表声明称,因为家庭原因,将退出“公民及政治作业”,并表明年轻人应该以“遵法与平和的方法持续看护香港的中心价值”。  陈方安生此番声明,似乎彻底忘掉她曾在“修例风云”中勾通外国实力,美化暴力,还曾公开要求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特赦参与暴乱被捕的犯罪嫌疑人。  “叛国乱港四人帮”中的李柱铭也忽然变脸,称“港独”极端危险,自己支撑基本法第23条立法。他在承受外国媒体采访时自称是“一国两制”的坚决保卫者,是一个中国人。他大批“揽炒”一派,称“揽炒派”很单纯、无法协助香港,而香港应该就国家安全自行立法。  早前编造“香港城邦论”的陈云根(笔名“陈云”)也在交际平台上宣告退出香港社运,往后将从事学术研究等作业。他还批判“港独”一派歹意损坏香港和内地联系,要将香港推入世界政治斗争的黑洞。  对这些人的“变脸”,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郭伟强质疑,假如他们果真如此据守和保护香港的中心价值,应该在上一年“修例风云”时就及时劝止年轻人不要施行“黑暴”行为。他以为,这些人实际上是被香港国安法所震撼,深知自己难逃祸患香港整体利益和年轻人出路的职责,才匆促自找台阶企图躲避追责。 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表明,期望香港国安法能真实让陈方安生、李柱铭“有所改动”,反思他们对年轻人的所作所为。  闭幕安排 畏罪逃跑  香港国安法收效前夕,“港独”安排“香港众志”的喽罗黄之锋、罗冠聪、敖卓轩以及成员周庭分别在交际平台上宣告退出“香港众志”。“港独”安排“香港民族战线”“学生动源”“学生独立联盟”等也宣告即日起闭幕一切香港区域成员。  事实上,早在这些“港独”安排宣告闭幕前,不少安排成员就雷厉风行,慌乱逃离香港。  6月28日,“香港独立联盟”召集人陈家驹在交际平台上发帖,供认已逃离香港。他表明自己“没有为香港‘独立’做到以死相搏”,但鼓动香港青年持续为“独立”反抗。  罗冠聪虽在网上高呼“看护我城”,私底下却已悄悄逃离香港。这现已不是他第一次扔掉“手足”了。早在上一年8月“修例风云”顶峰时期,罗冠聪就以“进修”为由弃港赴美。本年3月,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延伸,罗冠聪又仓促回港避疫。香港时势评论员屈颖妍挖苦罗冠聪是“民主诚可贵,自在价更高,若为保命故,二者皆可抛”。  香港国安法出台前后,反中乱港喽罗黎智英屡次在交际媒体上“硬挺”,声称将“据守香港”“已预备坐牢”。实际上他却几回向法庭请求更改保释条件,以便离港赴美,但被法官质疑有逃跑危险而回绝。  在香港国安法的震撼下,一些自知或许冒犯法网的坏人寻觅各种途径逃离香港。据香港《大公报》报导,上一年“修例风云”至今,已有约200名坏人因被警方检控而偷渡离港。跟着香港国安法正式出台,偷渡至台湾的费用现已暴涨到50万至100万港元不等。  社会走向安静 暗潮仍然涌动  香港国安法收效已约一周,记者6日造访铜锣湾、湾仔一带发现,以往贴满反中乱港文宣产品的“连侬墙”已被清理得干干净净,数间餐厅也粘贴告示,宣告退出所谓的“黄色经济圈”。  可是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反中乱港分子明面上收敛了气势,其实不少人是走向地下,预备以更荫蔽方法持续对立。  黄之锋、周庭等人尽管宣告退出“港独”安排,但仍然在网络上大放厥词,鼓动香港青年对香港国安法的仇视心情,叫嚣将联合外国实力向中央政府、香港特区政府施压。  罗冠聪逃出香港后,还和李卓人、梁继相等乱港分子经过网络参与美国国会听证,诬蔑香港国安法是“炸毁香港”“不尊重‘一国两制’”。 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陈勇表明,曩昔一年,香港“黑暴”横行,加之外来实力干涉,香港市民现已受够了打砸抢烧,苦不堪言。“香港国安法出台,不只保证了香港市民的生命、产业安全,更保护了包含香港市民在内的整体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。但要彻底完成香港社会的安定,还需要进一步执行好香港国安法。”陈勇表明。图集 +1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